17.

雖然說自己還是沒辦法給那個勤勞的承諾,但G多多少少還是有些愧疚。

G跟護理站要了台輪椅,推著微真走出病房,呼吸一些真正的空氣。但這中間不可否認的,是G自己也在病房裡待膩了。

真是份無可救藥的婆媽工作。G怨嘆。

「我想去投籃。」微真說。

於是兩人來到醫院附近公園的籃球場。

午後,學校還沒放學,只有幾個中年男子穿著汗衫氣喘吁吁在場子裡練球。

「借個球吧大叔。」G一身黑色的西裝,在球場上顯得非常突兀。

幾個中年男子不屑地看著G,不大理會。

「大叔,借一下就好啦!」G帶著鼻音大聲呼叫。

一個上籃失敗的禿頭人,毫不客氣朝G比了個中指。

「真麻煩。」G抓抓頭,神色痛苦。

「你身上有帶槍吧,這種事對你來說應該很好解決。」微真諷刺。

卻見G拿出手機,蹲在地上。

「喂,籃球外帶一份,謝謝,黑色。我在聖心醫院旁邊公園的籃球場。」G對著手機另一頭說道,一邊擤鼻涕。

幾分鐘後,一個穿著快遞工人服的傢伙匆匆跑來,交給G一顆黑色的籃球,收了錢,又匆匆消失。

詭異的快遞公司。跟那天晚上快遞色情雜誌外賣的恐怕是同一家。

「丟吧,丟到妳開心為止。」G將黑色的球輕輕一拋。

球落地,彈起,來到微真的手中。

微真單手捧著球,一手扶著輪椅慢慢站起,生疏地運著球。

「籃框離我多遠?」微真開口。

「用妳的腳來說,六又三分之二步。」G想都沒想。

微真小心翼翼地舉起球,出手。

球碰到籃框又彈了出來,被G撿起,又丟還給微真。

「左手只是輔助。」G說著灌籃高手裡,櫻木花道領悟的名言。

微真拍著球,停住。屏氣,想像,出手。

球碰到籃框,轉了幾下又旋了出來。

「行不行啊?」G隨手抓住,又丟回。

就這樣,微真反覆地丟,G反覆地撿。偶而出現「唰」的一聲,微真也不笑,G也不會誇獎,只是嘖嘖。

聽著運球聲,微真想起了以前大學時,常在籃球架下看著志跟好友組隊挑球的模樣。

志流著汗,甩脫包夾,上籃得分。

然後對著她笑。

志作假動作被識破,卻還是勉強出手,被蓋了大火鍋。

然後對著她笑。

志被對手抄球,急得打手犯規。

然後對著她笑。

志接到妙傳,在三分線外出手進算。

然後對著她笑。

這就是他們的愛情。

無論如何,志都會這麼對她笑。

唰。

微真又進了一球。

蒙住眼睛的紗布溼溼的。

「回去吧。」微真仰起頸子。



創作者介紹

再度參見,九把刀

九把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hj8246
  • 紗布溼溼的。
  • mouse0804
  • 或許是組織液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