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

距離拆掉眼睛上的紗布,還有三天。

在微真的一番說詞下,G索性跟護理站要了張臨時的折疊伴床,睡在病房裡。



當時G要離開病房時,微真是這麼說的。

「殺手是這麼幹的嗎?」微真一貫淡淡的語氣。

「怎麼?」G。

「陪我到拆紗布為止吧。」微真靜靜地說。

「不會吧?我是殺手,不是保鏢。」G想起了聽見微真的願望時,自己那份失望的窘迫。

「如果我被別人殺了怎麼辦?如果我走樓梯跌死了怎麼辦?自己想不開跳樓了怎麼辦?」微真的語氣越來越急促。

真是個寂寞的女孩。

「是有些麻煩。」G想了想,看著小冰箱說:「所以妳要我買越多零食越好,原來是要給我自己吃的。」

微真不再說話,只是下床,慢慢摸索到打開的窗邊。




G躺在伴床上翻著色情雜誌。

牆上的時鐘,十一點。

自答應陪微真直到她的肝臟被自己打穿為止後,面對只是一直聽廣播的微真,G一直相當無聊。除了看電視發呆外就是睡覺,最後只好打電話叫了色情雜誌外賣,還一口氣叫了三天份。

「妳確定死前沒有別的事想做?我這個人很隨和的。」G撫摸著照片中大浦安娜的豪乳,喉嚨鼓動。

「醫院的伙食不大好吃。」微真摸著肚子:「以前我有吃宵夜的習慣。」

「……」G。

突然,G的手機響了,那是他設的提示鬧鐘。

G勉強爬起,打開冰箱拿了瓶可樂就要出門。

有個人,在某個地方,等著挨槍。

「宵夜想吃什麼?」G。


創作者介紹

再度參見,九把刀

九把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龜村
  • 哈囉~無意間路過的人,只是這篇女主角的名字和我一樣耶!!更吸引了我

    興趣,故事很好……
  • e98806203939
  • ㄒㄒ
  • hj8246
  • 我想吃雞翅。
  • mouse0804
  • 如果現在不吃以以後就沒機會在吃



    by唐伯虎點秋香
  • ZX4083231
  • 刀大呀~請問 G 手上的黑槍有故事嗎? 是哪個槍種啊? 好好奇喔! 殺手系列是我的最愛拉~ 特別是 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