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

廢棄的舊公寓裡,閃晃著一個撟捷倏忽的紅影。

忽明忽滅的日光燈管下,十八個房間,二十一個吊在半空中、或擺在桌上、或放在樓梯間的綠色玻璃瓶。

滴滴答答的秒針晃動聲。

紅影手中拿著一把散彈槍,寂靜地穿梭在傾頹的窄小空間。

瞄準,發射,閃躲,快速切換彈夾。然後又是瞄準,發射,閃躲。

二十一個玻璃瓶在散彈槍的威力下一一應聲而破,無一闕漏。

紅影走出舊公寓,來到公寓下的老鞦韆。

美麗的霜。

「及格了,二十一槍,四分二十七秒。妳恢復得真快,比許多現役殺手用的時間都還要短。」一個長髮男子看著手中的碼表,嚼著口香糖。

西門,知名的殺手訓練師。想成為殺手?找西門,有打折。

西門鞋子踩著一只塑膠箱子,箱子裡都是空玻璃瓶。

「你幫我。」霜。

「實在是不好意思,雖然我也蠻喜歡妳的,但還沒有喜歡到要跟G手上那把槍拼生死的地步。」西門吹大泡泡。

啵。

霜很清楚自己不是G的對手,至少目前還不是。

所以霜雇用西門,請他訓練自己、在最短的時間內恢復殺手的本能,在這棟舊公寓裡佈置設施,放置打靶用的玻璃瓶。

這只是第一階段。

在與G短暫交往的三個月裡,一起吃飯,洗澡,做愛,睡覺,霜從G的身上看見一個殺手需要的所有特質,但都不突出。霜甚至沒看過G練過槍、做過特殊的體能訓練,非常散漫。除了愛看電影,G只對做愛的姿勢有點自己的想法。

但越是這樣,越是可怕。

「你開價,我聘雇你。」霜看著西門。

「不,除非妳通過考試。」西門一口拒絕,將碼表歸零。

「?」霜。

「其實我總共放了二十二個玻璃瓶在裡頭,但妳只擊破了約定裡的二十一個。霜,要面對G,就不能自我設限,任何規則都必須放諸腦後,才有一絲機會。」西門雙手插進寬大的褲子口袋,那模樣就像一個教小孩花式溜冰的教練。

「這個測驗,G曾經擊破第二十二個玻璃瓶麼?」霜瞇起眼睛。

「恰恰相反。」西門挑高眉毛,說:「他只花了一分鐘就從裡面走出來,沒有開槍,卻摔碎了十四個玻璃瓶。他不高興地說,只是玻璃開什麼槍?G更不可能有耐性找出所有的玻璃。」

很像霜認識的G。

「我測驗過二十七個殺手,只有一個人在第一次,就將第二十二個玻璃瓶找出來打破。要說有人能殺死G的話,大概就是他了吧。」西門回憶。

霜不置可否,她曉得西門說的是誰。

但她絕不會想跟那個人聯手。

「想要殺死G,就不能成為跟G同類型的殺手,那一點用處都沒有。G是那類型的最頂尖,我想妳比我更清楚吧。」西門站了起來,扛起那箱玻璃瓶。

他要重新回舊公寓裡擺放新的玻璃瓶,這次還要多點花樣。

「我明白。」霜。

「對了,霜。」西門朝地上吐出已沒味道的口香糖渣。

「?」霜。

「G摔碎的十四個玻璃裡,其中一個是我藏得最隱密的,第二十二個玻璃瓶。」西門走進舊公寓。



創作者介紹

再度參見,九把刀

九把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我測驗過二十七個殺手,只有一個人在第一次,就將第二十二個玻璃瓶找出
    來打破。要說有人能殺死G的話,大概就是他了吧。」西門回憶。
    >>
    >>霜不置可否,她曉得西門說的是誰。
    >>
    >>但她絕不會想跟那個人聯手。
    一直很想知道……那個人究竟是誰呢?
  • 多看幾篇殺手你就懂了
  • hj8246
  • 想成為殺手?找西門,有打折。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