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

深夜,北台灣。

一輛在高速公路上快速行駛的租賃汽車上,一對逃家多日的小情侶,一隻陪伴他們流浪的小黑貓。

男孩莫約二十初歲,一手握著方向盤,一手旋轉廣播鈕慢慢尋找,最後停在西洋懷念老歌的頻道上。

女孩抱著小貓,看著車窗外的細雨,雨珠在玻璃上緩緩匯集、一束束流落。

模糊的車窗玻璃,照映著女孩一臉的幸福。

「微真,對不起。」男孩嘆了口氣,語氣中充滿了悔恨。

「志,不要這麼說。不管以後會不會在一起,這次私奔都是我們之間最浪漫的事。」女孩甜甜一笑,小貓撒嬌似舔著她的下巴。



她回想起兩人一起的甜蜜時光。

志與她從大二起就是班對,交往了兩年,中間諸多歡笑淚水,畢業後男孩帶女孩回家,希望能共結連理。

本以為男孩的父母會給予祝福,但身為某企業董事長的父親卻大發雷霆,因為他已經作好藉兒子進行一場商業聯姻,擴大集團體的準備。

女孩的出現,完全打亂他的計畫。

「如果妳執意跟我兒子在一起,妳就要付出慘痛的代價。」那嚴酷的父親說。

正當女孩傷心欲離時,兩個月前某夜,男孩喜孜孜地為她戴上一枚戒指。

「走吧,等我們躲到全世界人都著急的時候,爸就懂得祝福我們了。」男孩保證,緊緊摟住她。

一個半月了。

這對情侶的旅費因男孩父親凍結銀行存款,使得他們過得很清苦,吃不好,睡不好,就連這台租來的車子也已超過契約兩個禮拜。

但女孩無怨無悔,只要摸著手中的戒指,她就感覺無限滿足。



後照鏡裡,一輛不斷閃著大燈的黑色賓士。

「有人在跟蹤我們。」男孩皺眉,踩下油門。

豐田汽車衝出,但跟在後頭的賓士輕易就咬住了尾巴,無法拉開距離。

車子的時速已經高達一百四十公里,風切聲隆隆作響,十分可怕。

「志,回家吧。」女孩低下頭,眼淚不斷流下。

「不。」男孩咬牙,油門已經探底。

那輛賓士,一定是男孩父親請的徵信社之類的,目的可不是單單跟蹤而已,不斷閃爍的大燈正示意著必須帶他回家的現實。

兩車就這麼疾駛,在賓士刻意保持緊咬豐田的情況下,二十分鐘過去了。

廣播的老歌節目裡,正播放披頭四的yesterday,慵懶的唱音與兩車間的肅殺成了強烈的對比。

雨大了起來。

小貓感受到車內瀰漫著悲傷的氣息,全身在女孩懷中縮成一團。

女孩擦去眼淚,抬頭看著男孩,笑了。

「可以了,志,你已經證明了對我的愛,我不會怪你的。」女孩溫柔的聲音。

握緊方向盤的手突然顫抖了起來,男孩大哭。

就在此刻,車子輪胎突然打滑。


xxxxx

聖心醫院,632單人病房。

一個殺手,一個盲女。

「所以,車子打滑出了事,男孩死了妳卻活下來,於是男孩的企業家爸爸聘雇了我來殺妳?」G坐在塑膠皮椅上,又旋開一罐柳橙汁。

微真點點頭,第一次露出哀傷的表情。

黃昏的餘暉落進了病房,吹暈開房間裡的波斯菊香。

「說了這麼多還是得死啊,妳的願望是什麼?」G笑笑,打了個嗝。

微真舉起手,摸著手指上的銀色戒指。

「我想再看它一眼。」




創作者介紹

再度參見,九把刀

九把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hj8246
  • 「我想再看它一眼。」



    難題。
  • mouse0804
  • 恩~~同意樓上說的!!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