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一個星期後,晚上。

計程車停在台北復興南路二段,G的經紀人醉醺醺地摔出車,一手扶著路邊貼著「不可崇拜偶像」的電線杆,一手抱著鼓起的肚子嘔吐。

正當經紀人吐得不可開交時,地上的影子多了一個。

背脊一涼,經紀人立刻知趣地乾笑兩聲。

「是霜吧?」經紀人沒有回頭,他早就在等這一刻了。

霜用刀子指著經紀人的背脊,第六節椎骨與第七節椎骨之間的縫隙,那是最有效率癱瘓一個人的位置。

「G呢?」霜冰冷的聲音。

「殺手的職業道德之二啊,霜。」經紀人用袖子擦掉嘴角的嘔吐物殘餘。

「去他的職業道德。」霜的刀子微微前傾。

經紀人哎呦喂呀地叫了一聲。

「妳跟G也在一起過,妳該知道他沒這麼無聊。委託人另有其人。」經紀人苦口婆心,語氣還是笑笑。

「我知道,所以我自己查出了委託人,殺了他全家。」霜丟下一份晚報。

頭條:知名畫家一家五口葬身火窟,疑似電線走火。

「真了不起。」經紀人嘖嘖,霜這傢伙一下子就找回了殺手的靈魂。

「再問你一次,G呢?」霜的聲音,比刺進經紀人背脊的刀子還要冰冷。

這說明了她的堅決,不會因為任何阻礙退卻。

誰輕忽了女人的恨意,就要倒大霉。

但經紀人突然笑了出來,從上衣口袋裡掏出一張小紙片。

「早就寫好了,等妳來問我要呢。」經紀人說,手指夾晃著紙片。

霜接了過去。

她明白,G的經紀人對G的信心,已經到了盲目的地步。

「你覺得我殺不了他?」霜瞇起眼睛,握住皮革刀柄的手,越來越緊繃。

「只有領悟槍神奧義的人才殺得了G。但除了G,誰也領悟不了槍神奧義。」經紀人拉開褲子拉鍊,索性在路邊小解起來。

霜冷笑,將刀子收進紅皮衣的袖子底,踏步離去。


創作者介紹

再度參見,九把刀

九把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hj8246
  • 只有領悟槍神奧義的人才殺得了G。但除了G,誰也領悟不了槍神奧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