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

G也不曉得,他幹嘛老是要這樣。

其實他並不是個勤勞的人,連困擾多時的過敏性鼻炎他都懶得去醫院掛號,卻老為即將死在自己槍下的人做完最後一件事。

是一種自我救贖的儀式?

不,G不需要。

即使真有地獄那種有害健康的機構存在,只要G的手中有一把槍,就算被牛頭馬面再殺死一次,他也覺得很公平。那是自己技不如人。

或許,G陷入了「殺手要有自己的風格」的迷思裡。

或許,這是G的殺手本能。

或許,這跟G當初許諾自己「退出殺手行列的條件」有關。

這點連他的經紀人也不知道,更管不著。

「哈啾!」

坐在最後一班的公車上,G將擤完鼻涕用衛生紙包好,偷偷放在身邊呼呼大睡的高中生書包裡。打開牛皮紙袋,將幾張鈔票胡亂塞在褲袋,看著裡頭唯一一張的照片。

「還蠻漂亮的,可惜子彈不知道。」G嘖嘖。

照片裡的女孩真美,紮著G最喜歡的馬尾,左邊臉頰有個小酒渦。

「年約二十歲,喜歡吃薄荷巧克力,不喝咖啡,打籃球是三分線射手。」G胡言亂語,自己笑了起來。

看目標的照片毫無道理地分析,是G的樂趣之一。

翻到照片背面,上頭依慣例寫著名字、地點、與時間。

黃微真,聖心醫院632病房,時間未定。



創作者介紹

再度參見,九把刀

九把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hj8246
  • 一ˇ一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