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

「約翰!」

尖叫聲迴盪在空蕩蕩的大畫室裡。

原本拎在手上的購物袋,失神似掉落在木質地板上,裡頭的水果與書本散落一地。

顫抖的手,一對噙著眼淚的美麗眸子,無法置信地看著一個坐倒在椅子上的男人。

女人緊緊抱住男人冰冷的身軀,痛哭失聲。

「是誰殺了你……是誰殺了你殺了你…為什麼要殺了你……」女人幾乎要暈厥,頹然跪在地上。

椅子上,男人的右下腹還是溼濡一片的赭。

但男人像是在笑,一臉蒼白的滿足。

女人勉強鎮定下來,用她的專業審視起她的畫家男友。

男友沾了膠的頭髮後方,凌亂地散扁開。

女人深呼吸。

不知名的殺手一槍貫穿男友肝臟時,男友顯然坐在椅子上往後墜倒,但旋即被殺手扶起。

為什麼?

殺手想問男友什麼?是衝著自己來的嗎?為什麼男友在笑?

順著男友死前的餘光,女人轉頭,看向掛在牆上巨大的油彩畫。

那是幅極其矛盾的畫,她已看過無數次,男友終日面對它,塗塗抹抹整整半年,視它為靈魂澆鑄的生平代表作。

畫中,全身散發白光的天使與手持火叉魔鬼的交戰,典型的善惡對立,充滿了宗教的神聖。光與闇,白與黑,雲端與地獄。

但一直未完成的左下角卻被塗滿了,以完全迥異於整幅畫莊嚴風格的筆法。

不,一點都沒有所謂「筆法」的可能……任何人都無法承認。

那根本是小孩子隨興的塗鴉,毫無技巧可言。一團幼稚的鬼臉就這麼突兀地強塞在畫的角落,亂七八糟不說,還完全搶奪了觀注這幅善惡對戰之畫的焦點!

只有一個人會這麼無聊。

「混蛋……」女人緊緊握住拳,咬牙切齒。

女人站了起來,擦去淚水,輕輕吻了男人上揚的嘴角,轉身走向牆壁,一腳踩扁丟棄在巨畫下方的兩團衛生紙。

她回想起最後那把槍藏在位置。

於是她走到畫室後的臥房,打開衣櫃,換上經典的紅色短皮衣,一腳踢破衣櫃後的薄木夾板,從裡頭掏出一柄沉甸甸的散彈槍,與十七盒彈夾。

那是為了防範仇家尋上門報復而存在的後路,現在有了差不多的理由。

當初女人退出殺手行列,恢復平常人的身分,換了新的名字,是因為她達成了找到生命伴侶的願望。她應得的。

而現在……女人想起了她以前的代號。

霜。

「G,你一定要付出代價。」




創作者介紹

再度參見,九把刀

九把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hj8246
  • G,你一定要付出代價。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