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腳步輕盈是殺手久經訓練後的職業慣性。

對G來說,就算快步奔跑,也像貓一樣的安靜。

所謂的天才,其實就是願意比其他人付出倍數努力的耐力之王。

全壘打王,彭,就是這個法則的苦行者。

比賽結束,所有人離去,彭獨自在重量訓練室待了一小時半,才滿身大汗去洗澡。

「真令人感動。」

G鬼魅般穿過球員休息室,無聲無息走到淋浴間外。

剛洗好澡,走出淋浴間的彭一個大驚,轉身。只見全身黑衣的G坐在幾乎赤裸的自己身後,正在擤鼻涕。

「不好意思,我鼻子不好。」G搔搔頭,鼻子都擤紅了。

「你是誰,怎麼會在……」彭傻住,趕緊用毛巾遮住生殖器。

哪來的瘋狂球迷啊!還是個男的!

卻見這位瘋狂的球迷從衣服裡掏出一把槍,一手用力擤鼻涕,一蹭,另一手自然而然扣下板機。

子彈咻一聲穿進肝臟,彭身軀一震,黑色的液體從腹下緩緩流出。

彭瞪著G。

G感到有點不好意思,趕緊將衛生紙收進口袋。

「是誰要殺我?」彭慢慢坐下,按住傷口。

鐵打的漢子。

「不知道。」G聳聳肩。

「一定是張……我的全壘打數超過他,一定是他!」彭忿忿不平,額頭已經冒出死亡氣息的冷汗。

G露出無辜的表情,跟他無關。

「說吧,我可以替你完成最後一個心願。」G說,這是他的行事風格。

「沒用了。」彭看著黑色的液體,不斷從手指縫中滲了出來。

他看過許多黑幫火拼的電影,知道這是血液和著肝臟汁液的血色。

至多,只能再活二十五分鐘。

「張出多少?我……我出兩倍價錢,你幹掉他。」彭很表情痛苦。

「唉,別把臨終心願浪費在殺另一個人身上。」G誠懇建議。

「哼,我想當這球季的全壘打王,你……你又能替我辦到?」彭冷笑,笑得很辛苦。

他的腳已經發冷,嘴唇也白了。仗著運動員的體魄與意致力,彭才能勉強不使自己昏倒,但視線已經開始旋轉。

G點點頭,從口袋裡拿出一顆球,一枝黑色簽字筆。

「別忘了簽上日期,全壘打王最後的簽名球一定很值錢。」G笑。




彭死了,留下二十七隻暫時領先的全壘打數。

第二天晚上,記錄緊追在後的張也死了。

死因是槍殺,肝臟破裂。

第三天晚上,排行第三的洋將好大力也死了。

死因是槍殺,肝臟破裂。

第四天晚上,頗富經驗的左打老將也倒地不起。

死因是槍殺,肝臟破裂。

第五天早上,連續一週的報紙頭條都在追蹤「全壘打死亡魔咒」的靈異報導。

有警方含糊其詞,說已鎖定幾個特定的嫌疑犯,調查期間不便透露。

有球員繪聲繪影,這肯定是韓國代表隊下的手,好削弱下一屆亞洲盃台灣隊的實力。

更有讀者投書爆料,他們在半夜裡、某個不知名的車站小月台,看見死去的全壘打王……

但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G兌現了他的承諾。

G很清楚,雖然球季只進行到一半,但在這個球季結束之前,不會再有強棒膽敢接近二十七隻全壘打。

莫名的戰慄感會緊緊纏繞在每個強打者,每一次的揮棒中。



創作者介紹

再度參見,九把刀

九把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hua
  • 車站的小月台ˋ這又是另一個故事了
    對吧 G大@@
  • hj8246
  • 發現了刀大在每個殺手故事中,

    都會設有看不見的伏筆。
  • leemoonblog
  • 第29行 意志力的「志」打成興致的「致」了喔
  • ccps950621
  • 是跟老蔣一起那個
  • 里尤
  • 好機車喔!!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