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

天快亮了。

鷹打開樓下快壞掉的信箱,裡頭果然放了新的小說章節。

「可惜沒有The End的字眼。」鷹苦笑。

鷹慢慢走上樓,回到房間,一貫地打開槍盒,架起瞄準鏡。

緩緩地,配合著不輕不重的呼吸,鷹用最細膩的手腕與手指,將鏡頭焦距調整到最飽滿的窺視位置。

甯坐在木架前,背靠著牆坐著睡著了,食指與拇指間還夾著根畫筆。

木架上的畫已經完成。

悠閒躺在椅子上睡覺、拿著手槍的鷹,很有殺手的慵懶味道。

「妳會出名的。」鷹笑笑,撕下當天的日曆。二月十四號。

簡單清理了一下,鷹換了件深色衣服,走到陽台澆花。波斯菊幾乎要開了。

在花幾乎要綻放的時候澆水,花會開得更燦爛。鷹篤信不疑的哲學。

對面的陽台上,甯的音響還是放著那首名為花的歌。

鷹坐下,墨水筆在撕下的日曆紙上寫了幾個字,折成了一架從任何角度都無從挑剔的紙飛機。

然後等著。

等著一道從任何角度都無從挑剔的風。

他很有耐心,因為等待是他最擅長的事。

「來了。」

鷹千錘百鍊的手擲出。

一陣風,托著紙飛機劃過兩個陽台間,那片逐漸湛藍的天空。

鷹躺在椅子上,專注讀著最新章節的小說。

「真想看看下一章啊。」鷹微笑,慢慢睡著了。



創作者介紹

再度參見,九把刀

九把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hj8246
  • 真想看看下一章啊。



    其實只要按一下「此分類下一篇」。
  • hj8246
  • 殺手鷹,陽台上燦爛的花(17)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