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

這個夜特別漫長,溼氣也特別的重,城市飄起了薄霧。

罕見的,第三根菸也熄滅了,目標遲遲沒有出現。

長槍的槍管已凝了露水,寒意沁入鷹手背上的毛細孔。

「不大對勁。」

鷹看著目標應當出現的窗口,開始思索目標改變行程的可能性。

只有遲疑了半刻,鷹便決定按照自我約制放棄這次的任務。

但鷹背後的安全門突然被撞了一大下,鷹刻意堆疊在門下的二十塊磚頭只擋了兩秒,便被巨大的力道衝開。

但只要兩秒,就堪堪足夠鷹的應變。

「操,連我們老大的單都敢接!」

幾個穿著夏威夷襯衫的混混衝出,大聲幹罵開槍,火光爆射,子彈在天台上呼嘯。

鷹已冷靜從地上槍盒中,抄出早已預備應付這種狀況的的手槍。

蹲踞,將手槍擺架在橫立鼻前的左手上,屏住氣息,穩定地扣下板機。

咻咻聲中,混混一個個倒下,但仆倒的身體卻成了後繼者的最佳掩護,讓這場原本該更快結束的槍戰延長了兩秒。

八秒鐘後,鷹的腳邊躺了七顆發燙的彈殼,安全門前則堆了六個半屍體。

唯一一個勉強活著的混混倒臥在血泊中,呼吸吃力,驚恐顫抖地看著鷹。

他的肝臟上方流出鮮紅色的血,而不是致命的黑。顯然鷹最後一槍稍微偏高了,沒有擊中混混的肝臟。

「說了,就還有命。」鷹蹲下,慢條斯理拆卸槍具,裝箱。

混混沒有選擇,更沒有職業道德,於是鷹很快便了解了一切。

原來鷹的委託人酒醉失言,在三個小時前已反被目標綁架,一番刑求折磨後,終於令鷹的行動曝光。

「但你們怎麼知道我在這裡?」

鷹本想問這句話,卻發覺鄰近的大樓天台都鬼祟著些許人影,然後又迅速隱沒。原來對方仗著人多,索性搜索所有附近的大樓可能作為狙擊場所的天台。想必還在其他樓搜索的混混聽到了槍聲,正趕往這裡吧。

不能久待,也沒有久待的必要。

鷹收拾好槍具就下樓,快速的腳步中還是一派從容優雅。

還未招手,一輛計程車已停在鷹面前。

「和平東路三段。」鷹坐上計程車。



創作者介紹

再度參見,九把刀

九把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hj8246
  • 不能久待,也沒有久待的必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