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

如果說當殺手需要什麼天賦,那便是「觀察」的本事。

鷹慢條斯理地觀察目標整整一個禮拜,並想辦法旁敲側擊到目標接下來一個禮拜的行程。

目標在十三號深夜會去情婦家。

在那之前,鷹花了一星期探勘附近的高樓,選了一棟監視錄影機死角最多,視野最好的天台角度。


可惜目標的運氣不好。到了十三號那天,波斯菊還沒開。

於是鷹到花店買了朵百合,然後繞到便利商店買了兩盒牛奶。

如常,鷹將其中一盒放進微波爐。

「去哪?」甯翻著店裡的時尚雜誌。

「殺個人,去去就回。」鷹說,也不知道為什麼要開這種玩笑。

「把自己說得很了不起,是男人在喜歡的女人面前最愛犯的毛病。」甯沒有抬頭,語氣也很平淡。

叮。

「花明天早上會開,花開之前的晚上灑水,會開得最漂亮。」鷹將牛奶盒從微波爐拿出,放在櫃台上。

「你在比喻什麼嗎?」甯捧著熱牛奶。

「沒。」鷹有點語無倫次了。

「殺人很好玩麼?」甯的手比出槍的模樣。

「問我不準。我這個人做什麼都很無聊。」鷹聳聳肩。

「說得跟真的一樣。」甯。

甯的視線停在鷹大衣口袋裡的百合。

「妳有沒有很喜歡看的小說?」

「要想一下。」

「那就是沒有了。」

「問這個做什麼?要借我你常在看的、用釘書機釘起來的小說啊?」

「不是。我只是在想,一個很喜歡的故事如果沒看完的話,會不會很難受。」

「怪問題。」甯搖搖頭。

鷹苦笑,靜靜將冰牛奶喝完,帶著百合離開商店。

一個小時後,鷹出現在高樓天台。

架好槍,扣上瞄準鏡,照例點上根菸。



創作者介紹

再度參見,九把刀

九把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hj8246
  • 架好槍,扣上瞄準鏡,照例點上根菸。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