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

甯是不是喜歡鷹,鷹不知道。一幅畫並不能解釋比一幅畫更多的東西。

不過甯喜歡逗鷹說話,這是可以確定的。

某一次,鷹從躺椅上醒來,走進屋子從瞄準鏡裡觀察那幅畫的進度,卻看見甯正拿著油彩畫著自己的臉,然後拿了顆蘋果到陽台。

「妳的臉。」鷹指著自己右臉。

「嗯?」甯假裝不知。

「被畫到了。」鷹暗暗好笑。

「喔。」甯愣了一下,抹了抹臉。

鷹繼續翻著自行用釘書機釘成的百頁小說。

黃昏了。

甯看著含著花苞的波斯菊,咬著蘋果。

「票我買好了。」甯看著鷹。

「嗯。多少?」鷹。

甯比了個四。

鷹折了架紙飛機,送了四張千元大鈔過去。

這陣子,他已經學會摺紙飛機的二十一種方法。

有的折法能讓紙飛機飛得穩,有的折法能讓紙飛機飛得奇快,有的折法可以讓紙飛機飛得顛顛晃晃,有的折法能將風阻降到最低。配合不同的手勁與姿勢,紙飛機跨越兩座陽台的路線可以有七種變化。

甯打開紙飛機,收下錢。

「花什麼時候會開?」甯趴在陽台上,清脆地咬著蘋果。

「恰恰好是演唱會那天。」鷹微笑,難得的表情。

鵝黃色的風吹來,無數成形的花苞搖晃在鮮綠的莖桿上。





鷹期待約會。

但鷹沒打算就這麼結束殺手的身分。

說過很多次了,殺手有很多迷信,最忌諱的莫過於「這是最後一次」的約定。只要鷹還不確定甯是不是喜歡自己、自己是不是真的喜歡甯,他就還是個殺手。

一天和尚一天鐘,一夜殺手一夜魂。

於是鷹又來到了死神餐廳。

「這次也拜託了。」一隻手將桌上的牛皮紙袋,推到鷹的面前。

是上次暗殺肥佬的委託人。

鷹打開紙袋,看著照片,點點頭。

是個名列黑道榜中榜第六名的大人物。殺了這個政商關係俱佳的黑道大哥,委託人在這一帶再無敵手,地盤擴增好幾倍。

「可能的話,請在兩個禮拜內做完這件事。」委託人附註。

「加一成。」鷹直率。



創作者介紹

再度參見,九把刀

九把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hj8246
  • 加一成。




    哇哈哈好酷阿!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