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

巷子裡的陽光跟風都恰到好處,陽台上的波斯菊長得不錯,花莖已成形。

而鷹也接到兩張照片。

一張是亂搞大哥女人的古董商人。

四天後,鷹到花店買了一朵向日葵,配合正午的烈日時分。

一張是愛放高利貸的當鋪老闆。

鷹在天台放了一朵玫瑰,夕陽火紅。




死神餐廳。

「你真是高手。」雇主滿意地交付尾款。

「還好。」鷹看著剛剛切好的牛排,好像有些大小不一?

鷹開始覺得,扣板機這個簡單的動作,比以前更乏味了。




「你今天抽菸了。」甯趴在陽台,鼻子抽動。

「嗯。」鷹翻著小說,他只在殺人時抽菸。

鷹有時候會狐疑,是不是自己是因為戒不了菸,所以才沒有停止接單。

如果是,自己就太變態了,應該認真考慮退休。

甯的喇叭還是放在陽台,還是那首叫做「花」的歌。

「紐西蘭有研究,聽音樂的母牛會擠出較多的奶。」甯。

「嗯。」鷹。

「我猜植物聽音樂,會長得比較漂亮。」

「說不定。」

紙飛機劃越兩個陽台,降落在在鷹手中的小說上。

是演唱會的DM。

「下個月十四號,這個整天唱歌給你花聽的歌手要來台灣開演唱會。」

「嗯。」

「票錢你出。」

「好。」

甯的邀請總是跳過問號。很適合鷹。

鷹看著日曆。

這年頭還會用日曆的人,大概只剩習慣倒數別人死期的殺手了。

下個月……二月啊。

「到了應該談戀愛的時候麼?」

鷹摸著那個自己未曾過過的節日。

如果是,應該要把帳戶給停了。

這是鷹在當殺手前一刻,對教他扣板機的「師父」所作的承諾。



創作者介紹

再度參見,九把刀

九把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hj8246
  • 唉唉~"~

    為什麼都沒有人回應啦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