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鷹對任何事物的品味都很簡單,手中沒有握著槍柄的時候,他實在是個很好說話的好好先生。

這次他挑了間有個乾淨陽台、藏在小巷子裡的租屋。

三樓,二十五年的老房子。

那是個應該待在冷氣房裡看電影的午后。鷹滿身大汗,將一車的打包行李慢慢搬上樓。

在樓下,鷹注意到有個女孩子指揮著搬家公司,將行李一件件搬到自己的對面。

「這麼巧?」鷹打量著同樣剛搬家的女孩。

女孩住在另一棟樓,與自己住的地方只隔了一條五尺小巷,同樣也有個朝巷子突出的小陽台。

鷹汗流浹背在陽台上的長形花盆整土。他愛種花,種花是他少數的興趣之一。

曾經有一度鷹覺得種花其實蠻無聊的,想乾脆別種了,但再深思了一下,發現自己不種花也不知道該做什麼打發時間,只好再接再厲。

女孩也正好打開她的陽台窗戶,穿著細肩帶,同樣一身是汗。

女孩拿著雜誌搧風,注意到雙手都是泥土渣的鷹。

「喂。」

一盒礦泉水越過兩個陽台共享的上空,飛到鷹的手裡。

女孩沒有自我介紹,甚至連笑也很隨便。是那種「你渴了吧?給你喝。」的那種笑,而不是「我看你很順眼喔,嘻嘻∼」的那種笑。

「謝謝。」鷹點點頭,沒有拒絕。

女孩轉身走進屋子,忙起傢具擺設。

鷹擦擦手掌的泥屑,喝著礦泉水,忍不住好奇女孩是什麼樣的人。

二十初歲,短髮,細長的眼睛,不愛說話,卻很敢打招呼。

大學生?便利商店店員?租書店小姐?棒球隊經理?

「會不會也是殺手?」鷹這念頭一想,旋即笑了起來。

不會的。

當殺手遇到殺手,只要一瞬間,彼此都能嗅到對方身上的味道,那是一種無法解釋也無法掩飾的quality。

好奇心只要有了個開頭,就再無法壓抑。尤其是對年輕女孩產生好奇的時候。

將喝到一半的礦泉水放在陽台牆上,鷹轉身進屋洗手,好整以暇地架起十字瞄準鏡,細膩地調整鏡頭的倍數與焦距。

瞄準鏡當然對著陽台對面,穿越另一個陽台。

女孩已經將卡通圖案的窗簾掛上。但只要有一條寬三公分的細縫,就足夠鷹殺死一個人,何況只是無聊男子的偷窺興趣。

女孩的房間東西不多,冰箱,音響喇叭,單人床,看起來很舒服的枕頭。

沒有製造廉價噪音的電視機,卻有一個掛著白布的木架突兀地立著。

「原來是個畫家。」

鷹注意到木架露出的凌亂色塊,還有牆角堆放的顏料與畫筆。



創作者介紹

再度參見,九把刀

九把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hj8246
  • 鷹明明就很好看

    怎麼都沒人回應呢?
  • a09850252140
  • 我回啦~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