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可不是?這城市就是如此。

委託人的部份餘款兩個禮拜後匯進了鷹在瑞士銀行的祕密戶頭,還在「死神」約了個飯局。

鷹每星期會確認一次自己的銀行戶頭,如果出現所謂的「前金」,他就會出現在這間叫「死神」的餐館吃飯,等待委託人自動將裝著目標照片的牛皮紙袋,推在他面前。

任務完成,在收到第二階段的餘款後,鷹也會出現在這間餐廳,向委託人收取後頭終結的款項。一切就像儀式般固定。

在這段時間內,委託人繼承了禿頭肥佬八成的地盤,兩百多個小弟,跟三個妖精般的女人。

聘雇一顆子彈的費用,跟一件不能再穿的亞曼尼的代價,就換來這一切,任誰都會說划算。如果不計入「靈魂」那不確定是否真實存在的東西的話。




------

溫熱的陶板上,鷹的牛排切得整整齊齊,每一塊都同樣大小。

「鷹,如果有人雇你殺我,你會怎麼做?」委託人舉起酒杯。

「告訴我你喜歡什麼顏色的花,我會牢牢記住。」鷹表情冷淡,刺起一塊牛肉。

委託人一怔,旋即嘆了一口氣。

「鷹,你實在太危險了。」

委託人也沒有生氣,只是接著說:「如果有那麼一天,我出五倍價錢,你將聘你殺我的委託人殺掉,你覺得如何?」

「違反殺手法則的事,我是不做的。」鷹淡淡地說。

委託人手中的酒頓時變得沒有味道。

也許,他該找個別的殺手,將鷹殺掉?

但鷹這麼優秀又絕不囉唆的殺手,自己以後還用得著。

況且,若一次殺不了鷹,自己就得連夜搭機,逃到連自己都背不住名字的巴爾幹半島小國裡,這又何苦。

「但你可以付我十倍價錢,讓我將兩顆子彈都打偏。你知道的,就算是機器也有失誤的時候。」鷹慢條斯理享受著牛排。

委託人頓了一下。

看著鷹,用一種端詳外星生物的好奇眼光。

「殺手法則裡,沒有規定我一定得得手。」鷹淡淡說。

「錢對你來說,真的可以買下一切?」委託人又恢復了精神。

「你似乎是誤會了。當殺手是為了錢,而不是想殺下一個人、而需要用錢買更好的槍跟子彈。」鷹又刺起一塊肉。

委託人滿意地笑笑,這樣的殺手真是太完美了。

委託人從上衣裡拿出一本支票簿,寫下一串尾巴好幾個零的阿拉伯數字。那是自己生命的價碼。合算。

鷹收下了支票,牛排也吃完了。

「以後有機會,還會拜託你。」委託人抹抹油滑的嘴巴,心中踏實了不少。

鷹笑笑,離去。

算一算,又到了搬家的時候。

每當五個目標倒下時,鷹就會換一個住所,自我規約的風險控管。

禿頭肥佬是第六個五個。

花的故事,從搬家那一天才開始。



創作者介紹

再度參見,九把刀

九把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我
  • 位啥鷹這麼不受歡迎?
    都沒人要回應!
  • poi8103s
  • 安阿 我從現在開始看
  • kat81923
  • 鷹很酷阿!!
    我就很喜歡他的風格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