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每個行業都有獨特的規範。

當殺手的也有三大職業道德,可說是內規。

一,絕不搶生意。殺人沒有這麼好玩,賺錢也不是這種賺法。

二,若有親朋好友被殺,即使知道是誰做的,也絕不找同行報復,也不可逼迫同行供出雇主的身分。

三,保持心情愉快,永遠都別說「這是最後一次」。這可是忌諱中的忌諱,說出這句話的人,幾乎都會在最後一次任務中栽觔斗。

對每個成功的殺手來說,除了精準狙殺目標,風格是最重要的。

越是厲害的殺手風格就越鮮明,辨識度高,讓人有種「嗯,這一定是某某人幹的」的強烈印象。

鷹也一樣。

在霓紅城市的上空,鷹在二十九次的行動中逐漸找到屬於自己的生存法則。

能夠用一顆子彈殺死的人,絕不用第二顆。

如連第二顆子彈也錯發了,絕不戀棧,收拾槍具就走。

鷹比其他殺手都要重視效率,遵守殺手應該遵守的任何規範,可說是一個無聊至極的刻板傢伙。

比起那些視任務完成為自尊的殺手來說,鷹相信自律比其他的東西更能讓自己生存下去。這樣的殺手,根本無法成為小說家筆下腳本的角色。





------

黃昏,是鷹最喜歡的工作時間。

九成殺手都喜歡在黃昏扣下板機。

日夜交替,光影赭紅,襯抹著生死分離的惆悵。如果有殺手裡也有兼差詩人,多半也會為血濺黃昏的愁緒賦辭吧。

林森北路三段,某棟二十七層高樓,天台。

下午五點,鷹點燃第一隻菸,架好狙擊槍。

五點十七分,菸熄了。

一輛白色賓士停在新開張的居酒屋前,禿頭肥佬在黑幫小弟的簇擁中下車,神色睥睨。

就跟牛皮紙袋裡的照片一樣。目標。

「鼻子鼻子鼻子……眼睛!」鷹念著童年遊戲裡的規則語,扣下板機。

咻。

肥佬的左眼多了一個血紅色瞳孔,眉頭皺了起來,嘴巴開得老大,大概是想起什麼重要的事忘了去辦。

透過瞄準器,鷹看見肥佬後腦的漿汁濺灑在委託人的亞曼尼西裝上。

委託人兀自握著肥佬的手,表情看起來震驚至極,十幾個小弟亂成一團,有的不斷往高處張望,有的驚惶地找掩護。

「好好演場戲吧。」鷹將一朵黃花放在天台上。

將瞄準器拆旋拆下,槍身各部份一一分解,有條不紊地放妥在銀色公事箱裡,鷹打開天台安全門,慢慢走下樓。這棟大樓沒有在樓梯間裝設監視器,鷹已經事先探查過。

附近的街口已圍滿警車與記者,黃色的封鎖線拉得像蜘蛛網似的,一身是血的委託人正接受SNG記者訪問。

「老百姓好端端的走在街上都會被殺,警察幹什麼吃的!我還能說什麼?這城市已經瘋了!」委託人憤怒地看著鏡頭,指控。


創作者介紹

再度參見,九把刀

九把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我
  • 這篇竟然沒人回應?
    我搶頭香><
  • poi8103s
  • 最近適合看舊文
    我簽~
  • hj8246
  • 看完流離尋岸的花之後

    突然想從之前的開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