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下


「王董,你看過死亡筆記本嗎?」

「那是什麼?」

「那是一套日本漫畫,裡面的主角夜神月是一個高中資優生,無意間撿到一本能操控人類生命的神祕筆記本,只要在筆記本上寫下對方的名字,對方就會在四十秒以內心臟痲痹死亡,如果附註死法的話,對方便會照著夜神月的劇本橫死------也就是我們說的條件殺人。」

「多少錢?」

「夜神月不要錢。」

「不,我是問那本筆記本多少錢?我出十億,不,五十億!」

「王董你完全搞錯了,那只是漫畫的想像。」

「太可惜了,竟然只是漫畫的構想。」王董看起來很失落。

「沒錯,就是你這樣的思惟,夜神月開始了他的人間淨化計畫,把一大堆壞人,審判過的、沒審判過的,通緝逃亡的、到案被捕的,通通都寫在死亡筆記本上,讓這個世界在夜神月的可怕意志底走向沒有犯罪,不,畏懼犯罪的路。」我看著王董:「我覺得死亡筆記本這套漫畫應該請你當代言人。」

「不打緊,我有錢也可以辦到。」王董精神抖擻,像一隻剛睡醒的雄獅:「九十九,你剛剛提到的話題,正好與我想跟你談的基金會發展不謀而合。」

「基金會?」

「沒錯,透過基金會的行事運作在執行正義上一定更有效率,在我死後也能繼續運作,這樣才是真正永續的正義事業。我說九十九,要是我沒猜錯,你的殺手額度已經透支了吧?」

「......」

「所以將殺人組織化勢在必行,你聽聽看,我打算召募一群退役的海軍陸戰隊隊員或是國安局的退休特務,由你專司殺人的訓練,如果你有傑出的殺手手下也可以請他們依照殺人的專業主持課程,甚至加入探案緝兇的學分;而我,我會親自撰寫有關正義的課堂講義,幫助他們成為對社會有益的殺手,當然礙於我的金主身分必須保密無法親自授課,還請見諒。」

「......不會。」

王董瘋了。

這個人的存在,是全宇宙最大的荒謬。

這念頭我之前就有過,卻從未如此強烈。

「不過在那之前,還得麻煩你揪出讓社會恐懼不安的貓胎人,九十九,大颱風天的所有人都躲在家裡,但我卻坐立難安,不得不找你出來下單。為什麼?」

「......」

「因為,我想這個社會一定也有很多人跟我一樣,對貓胎人的邪惡存在無法再忍受,我就沒辦法不挺身而出,其實大家都想讓貓胎人消失卻沒有能力,但我有錢,你有能力,如果我們不殺了貓胎人,誰能?」

「第二次了。」

我打斷:「我強調我手底下沒有福爾摩斯,沒有柯南,也沒有用爺爺發誓的金田一。根本沒有殺手能夠追緝這種殺人犯,這也不是我們的專長。」

王董肥胖的身軀發出自信的氣勢。

「天會收。」

我看著王董舉起手,指著天花板上的吊扇。

「老天會幫助正義的一方,一向都是如此。只要我們站在天的正義,就能擁有擊潰邪惡的力量。九十九,你還不明白嗎?」

王董一隻手指指著天,一隻手指對著我。

三根手指緊緊指著自己。

這就是你所說的「天」嗎?

「我明白。」

我明白,你瘋了。

瘋得不可思議,瘋得自以為是。瘋得讓人討厭。

「我就知道你明白,來,這是你應得的。」

王董拿起筆,又開始表演現場寫天文數字的君王姿勢。

我看著他,在認清了王董已經陷入瘋狂後,心裡倒是意外的平靜。

沒關係,如果我抓得到貓胎人是最好,抓不到,我也弄一個出來跪在你前面。再把槍......不,把刀,交給你,然後看著你肥大的雙腳發抖,最後終於崩潰逃走。

不,根本不必等到貓胎人的單,我只要快速連絡正在做事的五個殺手,請他們之中的誰誰誰把目標綁走監禁起來,屆時再請王董親自動手就可以了。早點讓他認清自己有多麼可笑,這齣無聊的正義就可以落幕了。

王董突然抬起頭,若有所思看著我。

「對了,九十九,上次那五個犯下強姦罪的頑劣小鬼,你自做主張改成了砍手又硬是退還了部份款項,我起先覺得很不忿,幾乎就要對著你咆哮了。但後來我反覆想了想,倒覺得你的安排是個很有意思的凌遲,給了我很多的靈感。」

「靈感?」你竟然用了這兩個字。

「接近邪惡才能正視邪惡,正視邪惡才能了解邪惡。」王董似乎下定決心:「與邪惡保持距離並不能自稱為善,我想要擁有真正的勇氣。」

「嗯?」

「這次抓到貓胎人,請將最後殺死他的機會留給我,我想親自動手。」

王董將支票遞給我的時候,我整個腦袋一片空白。

「到時候如何使一個人痛不欲生、想死卻死不了的技術,還得你請教教我了。」王董拍拍我的肩。

用力的,堅定的,灌注的。

王董起身,拎著壞掉的廢傘,移動肥胖的身軀走向大門。

「我想那一定很有意思。」

王董微笑,開門走進外面的大雨裡。

我呆呆看著窗外。

王董迅速鑽進等候已久的凱迪拉克後座,司機慢慢駛離。

那是勝利者揚長離去的姿態嗎?原來這齣戲從頭到尾,最天真的就是我自己嗎?王董的離去有點現實與虛構銜接不起來的恍惚,而我不曉得是站在現實的一方,還是虛構的那一個國度。

當我還來不及為劇本落空產生任何情緒時,黑壓壓的天空裂開一道白色的縫,縫裡奔出光來,陰雨遮蔽的城市突然亮如晴晝,數十萬被雨水埋沒的城市線條霎時清晰分明。

在那巨大光明的瞬間,對面辦公大樓上一道黑影忽地墜落,沿著狂風吹襲的角度斜斜摔下。那道迅速絕倫的黑影削破囂張的大雨,不偏不倚,重重摔在王董的凱迪拉克上!

重重的摔!重重的摔!重重的好大一聲重重的摔!

巨響,車玻璃橫地飛碎成屑,一枚咻地黏在我眼前的窗上。阿不思抬起頭。

最後是一聲清亮的雷。

被狂風暴雨淹沒的馬路,不知名的自殺者從三十五樓的辦公大樓自由落體,破碎的屍體重重摔垮了凱迪拉克車頂鋼板,成就了正義君王的鐵棺材。

司機勉強打開門,不知所措地看著被壓毀的後座,完全慌了手腳。

震耳欲聾的大雨中,車笛聲兀自長鳴著。

「那胖子死了。」

阿不思頭又低下,繼續她的MSN。

「是啊,那胖子就這麼死了。」

我愣愣地看著窗上的碎屑。



世事難料。

千金難買運氣好。





創作者介紹

再度參見,九把刀

九把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0) 人氣()


留言列表 (20)

發表留言
  • seijuro
  • 推薦這篇文章
  • kenkh
  • 某D
  • 推薦這篇文章
  • fireleon
  • 推薦這篇文章
  • swcheng
  • 死亡筆記應該是40秒內心臟麻痺
    不是五分鐘
  • mindy
  • 真是急轉直下!
  • moonislost
  • 推薦這篇文章 :)
  • 苯蛋
  • 一個從辦公大樓跳下來的人真的能把凱迪拉克砸
    的稀爛嗎?
    我想,或許那個自殺者會用六式吧...
    「鐵塊。」
  • peace
  • 我覺得99和歐陽盆栽其實在某些方面有點類似
    耶....
  • hdacoii
  • 如果樓頂夠高的話應該可以
    重力加速度的話
    不過颱風天的還能撞的這麼準
    應該是老天有眼
  • 貓貓蟲
  • 奇怪的END....


  • 貓貓蟲
  • 奇怪的END....


  • h2macchiato
  • 當我還來不及為劇本落空產生任何情緒時,黑壓
    壓的天空裂開一道白色的縫,縫裡奔出光來,陰
    雨遮蔽的城市突然亮如晴晝,數十萬被雨水埋沒
    的城市線條霎時清晰分明。

    在那巨大光明的瞬間,對面辦公大樓上一道黑影
    忽地墜落,沿著狂風吹襲的角度斜斜摔下。那道
    迅速絕倫的黑影削破囂張的大雨,不偏不倚,重
    重摔在王董的凱迪拉克上!

    重重的摔!重重的摔!重重的好大一聲重重的
    摔!

    巨響,車玻璃橫地飛碎成屑,一枚咻地黏在我眼
    前的窗上。阿不思抬起頭。

    最後是一聲清亮的雷。
    ************************************
    好棒的一段 帶著情緒的文字構成超絕的畫面

    刀大 你是用文字寫分鏡的第一人

    強 真是強 難以想像的強
  • hei7580
  • 好一個嚇到我的end!
  • m6990400
  • 推薦此篇文章
  • 純白的楓
  • 傻眼...
    王董ㄔㄨㄚˋ了?
    就這樣ㄔㄨㄚˋ了...
    有點...傻眼!
  • tytytytytyu
  • 推薦這篇文章
  • HOT
  • 傻眼的屌!
  • IcyRipple
  • 意涵著...
    不是不報,只是時候未到.
  • tsuen67
  • 對不起~我看不懂end耶
    如果有人知道可以告訴我嘛 即時通p123121747 謝謝

    王董不是 迅速鑽進等候已久的凱迪拉克後座,司機慢慢駛離。

    怎麼又從 從三十五樓的辦公大樓自由落體 然後阿不思跟九十九先生都會看到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