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下


我從口袋裡拿出王董在網路上列印出來的,皺皺的資料。


根據日本地區的論壇發表,中島佐奈在拍攝「水地獄」強制子宮破壞該片遭到劇組使用不明粉末藥物強制餵食,之後進行拍攝動作。由於該片的內容過於殘暴以及毫無人性可言的拍攝方式,導致中島佐奈身心以及身體受到極度的創傷。根據我所看到的內容,經過翻譯網站的翻譯之後大概說明一下:中島美眉因為這件事情住院四個月,好像臟器受損、外肛門破裂要裝人工肛門,還有心理受到極度的創傷,所以以後沒有中島美眉的新片可看的可能性非常的高。
請注意,影片內容的圖出現中島美眉口吐白沫神情呆滯的畫面,本人猜測可能是藥物導致所引起的反應,該公司實在慘無人性,令人痛心疾首,令人扼腕,AV界將痛失一名美優。


久久,藍調爵士說不出話。


「要殺的人,當然是當初在水地獄A片裡凌虐中島佐奈的那幾個流氓男優。」我面無表情,做了抹脖子的手勢:「那些流氓男優要面對的條件殺人,一定會讓他們恨不得自行了斷。」


「為了殺人,王董還真是無所不用其極。」藍調爵士拍拍臉頰。


「到日本還有特支費可以領,這個單子還兼具觀光旅遊,難得一見的好單。」我好像應該笑,卻一點也擠不出幽默:「欺負女人的男人是我們的叛徒,有幾個殺幾個都不可惜,但我一想到王董根本沒看過那支A片就根據網路傳言下單,就覺得這張單從頭到尾都很荒謬。」


五張單,每一張單都有它豐沛的正義,也有同樣份量的莫名其妙。


「那麼你怎麼辦?」藍調爵士問到了重點。


「說過一百萬次了我不作價值判斷,收到的又全是漂亮的即期支票,所以當然往下發給了五個殺手。」我連苦中作樂的笑都敷衍不出來:「所以我現在手底下最能幹的殺手,全都忙得不可開交。」


說到底,即使我認為自己的運勢低落拖垮了底下的殺手,我還是不由自主接下了所有的單子。不做價值判斷是我以往保持心情愉快的關鍵,現在,它成了我性格上的大漏洞。


也許經過價值判斷後所接下的單,我要為出勤的殺手負擔生死責任的比例較重,因為我決定了什麼接、什麼不接。而什麼單都接,決定的就是命運了?但如果是這樣,我又怎麼會為了鬼哥的死深感內疚呢?


又,真實的我到底是什麼想的?其實是一團渣裡渣巴的亂。


「聽起來真的很慘,幸好你沒把這些單丟在我的臉上。」藍調爵士吁了一口氣,認真說道:「我該說你夠意思,還是很識相呢?」


「放心吧,再這樣下去你很快就有事可以做了。」我回敬。


藍調爵士笑了笑,分析道:「以精神分析的角度來說,這個王董是個很有趣的個案。王董跟你恰恰相反,他勇於做價值判斷,而且非常用力,這種用力的態度讓你非常不舒服。」


「何止。」


「一個社會學家韋伯說過,所謂的權力,就是逼迫一個人做他原本不願意做的事。與其說王董熱衷於正義,不如說他執著的是權力。從白手起家到經營出一個富可敵國的大企業,錢能辦的事王董差不多都想像過了,也說不定都做得差不多。但錢可以買到的權力可以大到什麼地步呢?除了發動戰爭,最徹底的應該就是殺人吧?」


「說不定吧。」我意興闌珊。


「有句話說,權力如果放著不用,就等於沒有權力。」藍調爵士聳聳肩:「初嚐買兇殺人滋味的王董,完全克制不了自己繼續行使這項權力的慾望。從他殺掉自己兒子以成就企業帝國的幼稚想法來看,可以知道王董有種帝王般的威權思惟,他的意志總是君臨天下的,只有在那樣的、從上往下看的角度審判著這個世界,王董才有掌握權力的充實感。」


「重點是他什麼時候會停吧?」我聽都不想聽。


「王董的正義已經到了鉅細靡遺的程度,只要媒體不斷報導壞人、製造壞人,要他停手,除非報紙雜誌電視一夕之間全部消失。」


「那是想像的正義。」我豎起中指。


「而你卻一點也沒辦法反駁。」他完全命中。


其實我並不想聽這一長串廢話,藍調爵士也早看出來。他只是喜歡講。


「你如果真的這麼介意,我有個辦法。」藍調爵士瞇起眼睛。


「殺了王董嗎?」我搖搖頭,說:「抵觸職業道德的事我是不幹的。」


「不。」藍調爵士搖搖頭,自信地笑。


對了!差點忘了你的拿手好戲!


「催眠!催眠是吧!」我的手指敲敲腦袋,說:「你可以透過催眠改變王董腦袋裡扭曲的正義,讓他回歸正常。」有點興奮起來了。


「不不不,催眠對自主意識強烈的人來說,也許可以改變短期內的特定行為,並無法改變他們的個性。我想買兇殺人的慾望應該也算是自主意識強烈吧,行不通的。」藍調爵士反駁了我,讓我很是失望。


藍調爵士不以為意,繼續專業的補充分析:「你說過,王董為了讓假綁票案取信於兩個兒子,不惜把右手小指給切了下來,這種執念已非一般人所能想像。再往前推,王董製造假綁架案的目的,只是為了一個虛幻的、不一定能夠達成的企業藍圖,但用的手段已是如此激烈,可見他一意孤行的怨念深重,到了自以為是的地步。」


「喔。」那又怎樣?


「過度自以為是的人,往往是用強大的外在武裝保護脆弱的內心,如果要突破他的武裝,不能用老套的勸解-----尤其勸解涉及到你最在乎的價值判斷;你應該做的,就是加重他自以為是的價值。」藍調爵士停下,喝了口茶。


「你廢話不少。」


「九十九,你應該把目標抓齊,然後請王董親自殺了他們。」藍調爵士冷笑道:「高高在上發號施令的大人物,不見得能親自承受他們的決策。把刀跟槍丟給王董,讓他看著目標魂不附體、跪在地上哀求他。漸漸的,王董拿槍的那隻手也會抖了起來......」


我精神一陣。


是了!就是這個!


「讓王董明白抽象的正義與現實人生之間的差距,清醒自己在做什麼。」藍調爵士微笑,做出結論:


「一舉崩潰他自以為是的正義。」



創作者介紹

再度參見,九把刀

九把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4) 人氣()


留言列表 (14)

發表留言
  • kenkh
  • 推薦這篇文章
  • seijuro
  • 推薦這篇文章
  • vanque
  • 推薦這篇文章
  • fireleon
  • 推薦這篇文章
  • daphni
  • 我精神一陣。

    精神一振^^
  • kujacob
  • 王董最後變成了殺手.王....
  • peace
  • 讚!
  • moonislost
  • 推薦這篇文章 :)
  • m6990400
  • 推薦此篇文章
  • 純白的楓
  • 讚讚讚!
    越來越喜歡藍調爵士了~
    好屌的感覺~
  • 純白的楓
  • 好讚~
    越來越喜歡藍調爵士了~
    好屌感覺~~
  • 123
  • 有點死亡筆記本的感覺呢..
  • tytytytytyu
  • 推薦這篇文章
  • pony2014
  • 我精神一「陣」

    因為打太快,所以打錯了嗎@@?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