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

診間裡謐著淡淡的精香。


這次我預約了整整三小時,可以無止盡地賴在這張沙發上。反正颱風快來了,也不會有人急著找醫生討論腦袋裡的白癡幻覺。


「我犯了錯。」我揉著太陽穴。


「發生那種事,你硬要攬在自己身上,只能說你把自己看作上帝了。」藍調爵士手指捏著茶葉,輕輕放在壺裡:「沒有人可以掌握運氣,九十九,阿鬼只是提前走到了他該走的路。」


「我犯了錯。」我揉著太陽穴。


「實在不想繼續這個話題,你明明知道這不是你的錯,也不是任何人的錯,你這麼想不過是自找麻煩。不過你既然付了錢,精神科醫生就該繼續開導你不是?」藍調爵士沖下剛煮沸的水,不疾不徐道:「換個方向,我們做殺手的取人性命習慣了,偶而也會有同行不幸遇到了死劫,這也是很理所當然吧?每個殺手在成為殺手前都有了在生死裡打轉的覺悟,我不認識阿鬼,但阿鬼想必也不例外。」


藍調爵士沖著茶,空氣裡本應很濃郁的茶香,鑽進我的鼻腔裡卻是淡然無味。


我的身體裡,還蓄滿了告別式上的蕭瑟。


「連續接下王董的單,讓我隱隱心神不寧。」我閉上眼,回想雙腳浸行在馬爾地夫海水裡的沁涼感覺:「那些數字弄得我鬼迷心竅,王董開出來的單子我也想不到理由推辭,每一張單子上的目標都是無可挑剔的該死,但我老覺得不大對勁。」


頓了頓,我繼續說道:「也許是我的運勢開始下滑了,拖累了鬼哥。」


「對於運勢我就沒有研究了,但我沒聽過經紀人有所謂的法則,或是職業道德。」藍調爵士將一杯茶水遞了給我,淡淡說道:「如果你真覺得你有能耐拖垮身邊的人,也許你該考慮將某些單子給退了。」


「退單?理由呢?」

我的手指被越來越燙的茶杯給炙著,但我不在乎:「當殺手時最讓我心安理得的,是我從不判斷誰該殺誰不該殺,我只是個拿錢辦事的工具。後來當了經紀人,讓我遠離罪惡感的理由還是一樣,我絕對不判斷誰該殺誰不該殺,我只負責完成雇主的期待,就這樣。」


「可以理解,與價值判斷保持安全距離,百分之百你的作風。」藍調爵士的語氣帶了點稱許的意味。


我喝著茶,有點狐疑藍調爵士的專業判斷。


現在我真正需要的,應該是一杯威士忌吧。


「不過說些讓你高興的吧,剛剛你進來前十五分鐘,電視新聞快報說,李泰岸在自家遭到毒蛇咬死。」藍調爵士坐在桌子上,捧著熱茶說:「我覺得那傢伙死得好,跟我一樣拍手稱興的人一定不少。換個角度想,雖然不是你的本意,但你的確參與了一件好事。」


竟這樣鼓勵我。


「殺人從來不是好事,只是我們的工作。」我又皺起眉頭:「你知道嗎?自從鬼哥仆街後,王董一連下了五個單。短短七天,下了五個單。五個單。五個單。五個單。」


我看著落地窗外灰壓壓的天空,不再有光線從完美的角度射進診間,而是淅瀝瀝打在窗上的模糊雨點。


「不收你的診費,我真想聽聽是哪五個單。」藍調爵士眼睛一亮。


「一個比一個扯。」我嫌惡地說。


第一個,是在談話節目中批評大法官城仲模帶女人進賓館的名嘴唐向龍。唐向龍以前也是個搞婚外情的能手,還把女人帶回家上小孩的床猛打砲,醜事最後被自己的娘親爆上了數字週刊,一時沸沸揚揚。現在大言不慚幹譙別人搞婚外情,引述王董的評語,簡直是無恥。


「無恥的人都得死的話,我們就沒政治談話節目可以看了。」藍調爵士說。


「不看那些節目也沒什麼了不起。」我皺起眉頭:「無恥的人是不是該死也不是重點。」


第二個,是屏東某寵物繁殖狗舍的負責人。該負責人長期虐待上百隻寵物犬,任這些寵物犬餓死泰半,不幸還活著的也瘦成皮包骨、腸胃萎縮,在獲救後只能勉強接受灌食,新聞報導裡的畫面觸目驚心,任誰看了都會掉眼淚。這個新聞正好被坐在電視機前蒐證的王董看見,算狗舍負責人命中註定該死。


「不好意思,這個我也覺得該死。」藍調爵士舉手。


「別說你,我也覺得該死。問題是我一想到王董坐在電視機前蒐證的畫面,我就覺得渾身不舒服。」我全身無力道:「就因為電視遙控器下面壓著一箱鈔票,這個拿著遙控器的人便可以決定電視機裡任何人的生死,那種感覺真令人反胃。」


「偏偏你也覺得他做得對,這才是最糟糕的部份。」藍調爵士莞爾。


「不。」


「不?」


「最糟糕的部份,是條件殺人的限定手法。」我似笑非笑看著藍調爵士:「王董堅持要餓垮狗舍負責人幾個月,等他只剩下一口氣時,再將狗舍負責人丟進一群飢餓的狼犬裡,讓他活活被咬死吃掉。」


執行起來不難,只要將目標綁架到深山監禁起來就行了。問題是,我要怎麼安撫接單殺手的情緒?殺手是殺手,變態是變態,兩者不能混為一談。


第三個,是鑽研成語自成一家的教育部部長杜正聖,他被這個社會討厭的理由可說是罄竹難書,自然也在王董大筆一揮的生死簿上。據說杜正聖也是現在中學生最常在週記上,公開表示最想在殺手月的獵頭網站看見的名字。


「我總覺得殺政治人物會造成大問題。」藍調爵士不以為然:「只要是人,站在鏡頭前久了都會瘋掉,政治人物的醜態有一大半都是媒體模捏出來的,殺掉這樣的全民丑角並不公平。」


「跟我說有什麼用?王董說,教育是一個社會的根本,而這個社會並不需要一個亂用成語的教育部長。王董要從教育改革的基本面切入,警惕這個社會。」我冷笑,用手指比了個槍形。


碰。


「買凶殺人的標準已經從高標準的邪惡,降到低標準的「需不需要」,王董第四跟第五個殺人名單,我簡直等不及了。」藍調爵士哈哈一笑。


不會讓你失望的。


第四個,是某中部私立大學企管系的人渣,葉同學,簡稱葉人渣。葉人渣用性愛偷拍光碟威脅想分手的女友,女友不從,葉人渣便砸毀女友的電視與電腦,最後還將偷拍內容放在網路上毀謗女友,一度還造成友女厭世自殺。


「這個葉人渣可了不起,網路上想用玉蜀黍插他屁眼的人可以排隊環繞小巨蛋好幾圈。」我註解:「葉人渣的照片跟身家全都公佈在網路上,這輩子是當不回人了。」


「網路上鬧得沸沸揚揚?但新聞上好像沒什麼看到,這消息很生啊。」藍調爵士一臉狐疑。


「別小看王董,他搞科技致富的,去草根性強的網路裡微服出巡,探查一下鄉民想殺掉誰一點也難不了他。」我其實有點想笑,我對欺負女生的畜牲一點都不抱同情。


「嘖嘖,第五個呢?」藍調爵士的身子又前傾了不少。


第五個,也是王董在網路上尋尋覓覓,終於得見的每日一殺。




創作者介紹

再度參見,九把刀

九把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3) 人氣()


留言列表 (13)

發表留言
  • seijuro
  • 推薦這篇文章
  • kenkh
  • 推薦這篇文章
  • vanque
  • 推薦這篇文章
  • daphni
  • 成為殺手錢都有了

    成為殺手前^^
  • RAIGON
  • 推薦這篇文章 喔喔喔喔!
  • mindy
  • 推"殺手是殺手,變態是變態"...
    想到在監獄裡訪問過殺人犯...
    嗯,正常得跟一般人沒兩樣啊...
  • mindy
  • 推"殺手是殺手,變態是變態"...
    想到在監獄裡訪問過殺人犯...
    嗯,正常得跟一般人沒兩樣啊...
  • moonislost
  • 推薦這篇文章 :)
  • hdacoii
  • 推薦這篇文章
    不過那篇葉人渣是哪找的新聞阿
    PTT嗎?
    沒用BBS的習慣
  • m6990400
  • 推薦此篇文章
  • tytytytytyu
  • 推薦這篇文章
  • 罄竹難書有用錯?
  • 單就「罄竹難書」的用法而言;
    杜xx沒用錯吧……到底還要謬誤多久?
    不過,該殺的還是得殺………就那樣!
  • yuxyushi
  • 罄竹難書。
    這句成語的重點,也就是「惡行」。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