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


天快亮的時候,我走到林森北路的地下道把剪報交給了鬼哥。


鬼哥一直想要幹點驚天動地的案子提升自己的價值,我想了想,與其把單子交給分不清楚現實世界與虛擬遊戲的龍盜,不如把這張單子丟給鬼哥,希望他藉由這張單子探索自己的極限。


鬼哥接了單子,非常高興,應諾我一定會把這五個邪惡的小鬼殺得支離破碎。


「三天很趕,目標現在暫時沒去學校上課了,所以無法一網打盡,五個地方一個晚上搞定,不容易。」我提醒鬼哥:「重點是,因為青少年犯罪保護法,這五個國小學生的身分沒有曝光,你得自己想辦法把他們的底掀出來。」


「放心吧,不過就是五個小鬼。」鬼哥獰笑,露出褐滿菸垢的牙齒。


我離開算命攤前,想起了可以順道一提的事。


「鬼哥,如果你有一天退休了,會不會想加入退休殺手聯誼會?」


「有這種東西嗎?」


「假設有的話。」


「說得我蠢蠢欲動了你。」鬼哥想了想,說:「應該不會加入吧?跟一群殺手聯誼感覺一定很怪,難道聊大家以前都是怎麼殺人的嗎?」


「也是。」我點點頭。


我真的只是順道問問。鬼哥的制約可不簡單,他要當上殺手界的第一把交椅才會金盆洗手,至於怎麼樣才算是第一把交椅,我就不清楚了,但宰掉的目標可不能少這一點倒是很確定。


我回到家的時候,天已經藍了。


下意識打開電視,熱到最高點的鐵道怪客新聞又有最新的發展。由於缺乏直接證據,涉有重嫌的李泰岸竟被當庭釋放。


李泰岸大言不慚地對著鏡頭發表議論,他說在火車翻覆附近拍到的可疑小貨車,又能證明什麼?就算他翻車前兩天出現在那裡,那又怎樣?「相信專案小組手中已經沒有牌了。」他說。另一關鍵事證是死者體內驗出第二種藥物或毒物,證實是死於他殺,李泰岸說這也與他無關:「我弟弟已死,如何證明我和他共謀害死弟媳?除非把他叫起來問。」


我切換著頻道,每一台都是李泰岸笑容滿面的畫面。


「繼續出你的風頭吧。」我喃喃自語:「希望你自己也買了高額保險。」


新聞畫面的邊緣,化身成記者的不夜橙站在角落,將麥克風遞給了李泰岸。


這個新聞,很快就會落幕了。


我在沙發上閉上眼睛。




創作者介紹

再度參見,九把刀

九把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0) 人氣()


留言列表 (10)

發表留言
  • seijuro
  • 推薦這篇文章
  • vanque
  • 推薦這篇文章
  • akizukichise
  • 某D
  • 推薦這篇文章
  • kujacob
  • 意猶未盡.
  • kenkh
  • 推薦這篇文章
  • tytytytytyu
  • 推薦這篇文章
  • m6990400
  • 推薦這篇文章
  • moonislost
  • 推薦這篇文章 :)
  • yiyipipi
  • 推薦這篇文章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